房宫一柳 |文

宋玮 |编辑

一个过分远见、过分专断、过分沉静、过分现实的企业家的肖像。

在拼多多上市第二天晚上,黄峥开了2小时全体员工会——这是目前为止除了年会的唯一一次。2000多名员工,进场规定不带笔、手机不能录音,问题写到纸上带进去。开场头几个问题是:“上市了会有双休吗?”黄峥回答:“没?#23567;!?#29616;场沉寂下来。

“那有期权吗?”第二个问题一出,现场立刻掌声雷动。上市当天灯火通明至深夜的办公室,总算有了热闹庆祝的氛围。但黄峥回答很干脆:“没?#23567;!?#27492;时,黄峥憨笑,身体微缩,双手紧攥话筒根。他此时平易近人,又露着不近人情的一面。

与互联网时代主流文化“开放”不同,拼多多是一家文化较为封闭、甚至紧张的公司——不鼓励员工对外交流、信息权限极其有限——强调个体需求和自由意志的互联网一代,可能很难理解和接受。同时,在股价一?#27675;?#33267;超发行价60%的时间里,拼多多未来战略的制定者黄峥,隐身于在公众视野中。

能做到低调,也就做好了不被理解的准备——不仅是员工,甚至?#30340;凇?#25237;资人。?#40644;?#22806;媒写道:“如果你能解释拼多多,股票价格按账面价值计价能到同行的7倍,现金流到970倍,我请你吃饭,再给你开?#40644;?#39321;槟。”

但每个人内心深处都?#23781;释?#34987;理解,选择相信?#25226;远?#24517;失”的常识,就选择避开表达的代价、放弃被理解的机会。黄峥是一个世界观极致的人。他相信未来、世界不可知,现实不可测,因此要胸无大志,但又相信永恒的变化,相信可以看到局部,局部再导向不可知的未来,因此他极其实用主义。

对于外?#28212;?#30028;,黄峥的实用主义体现在,相信理性,相信常识——事实背后、极度简单的客观规律,即最基本的理性规律。同时,对内,黄峥是一个追求接近真理、追求内心平静的人。

这是一个内外?#23478;?#27714;极致、甚至是偏执的世界观。这样的人行事上会体现无数冲突:?#27492;?#27888;然自若、但?#32440;舯平?#26524;;?#27492;?#24179;常心,但又显得野心蓬勃;?#27492;?#30495;诚开放,但又难?#28304;?#24320;。因此也?#36864;?#36896;了他人眼里割裂的黄峥——一个有远见的、但又专断、极端、过分现实的企业家形象。

每个人都经历过内外?#27675;?#20294;多数人很难做到两者统一。黄峥的统一体现在,目标和幸福是两码事,前者是内心所求,后者是对客观世界的映射。"所有的不快乐都是由某种分裂或不一?#30053;?#25104;的。意识和无意识不协调就会造成自我分?#36873;?#19981;能靠客观兴趣和爱的力量将自己和社会连在?#40644;穡?#23601;会造成两者不一致。"黄峥写道。这同时又是黄峥理解的常识。

黄峥就处在两端的偏执之间,带拼多多向前走。在一个充满侥幸和机缘的时代,任何一个极致带来的成功都值得被探讨。

本分不过是最大的实用主义

在拼多多B轮融资前后,DST创始人Yuri、晨兴资本创始人刘芹都先后跟黄峥聊过。此时拼?#27809;?#21018;和拼多多合并,看起来从消费升级变成了消费?#23548;叮?#32780;背后的原理黄峥没有多说,也没有提供更多的数据。对于投资人来说,错过拼多多或许是遗憾,对于黄峥而言,这或许是一场不必要的说服——只要业绩能?#20013;?#28072;,解释就是多余,包括对媒体,除非涉及监管的底线。

如同黄峥所说,每一个创业决策看可看作投资决策,要去分辨用时间和钱换来的东西哪些是资产(asset)哪些是费用(cost)——随着时间流逝、对加深生意的护城河有利的往往是“资产?#20445;?#26102;间越久对自己越不利的可以看成是费用。

这主要体现在其实用主义管理方法上。

?#28909;紓?#25340;多多期权上市将面临三到五年的期权解禁期。2019年年初,当几乎同一时间上市的小米、美团期权解禁时,拼多多员工的套现路才刚刚开始。这难免在内外引起争议。黄峥对内将其解释为,拼多多三年超京东、十年战阿里,第一阶段征程还没走完。

但同时这也避免了期权解禁的问题——骨干流失、信息泄露,以及更少的期权池。

在互联网盛传“战略?#34180;按?#27861;”的今天,这家公司从下往上看不到这两者——每个员工能接触到的内部信息权限有限。因为,“信任”往往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的难题。当下得力和长期放权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。需要?#23186;?#26524;,而非仅仅时间去填。一个典型例子是,执行战略,高管主动请命,他会给很大的资源空间,但代价就是go big or go home。 

因此拼多多成立至今,构建出了一个相对密封的架构。拼多多高层稳固。黄峥身边都是他最亲近的?#25509;眩?#20174;2011年开?#23478;黄?#21019;业。拼多多业务主要负责人Dora就是其中之一。她是一位强执行力的女性领导人,与黄峥的高战略性完美互补。黄峥负责GR、PR、HR、IR和战投,Dora向其汇报产品,其下分管拼多多技术、B端C端产品、运营、招商、行政等超过六位高管。

拼多多中层项目组多实现轮岗制度——避免抱团,也避免更多的信息沉淀。任何一个破?#28783;?#23494;封性的人,都可能受到?#22836;!?#37325;则开除,轻则失去了信任基础。

多数顶层架构式、占大股的创始人,都会对业务事无巨?#31119;?#29978;至?#36164;?#19978;阵自己熟悉的业务。而黄峥的信任更加极致,他不碰任何执?#23567;?#20107;实上,这是一家黄峥说了算的公司——其是拼多多最大股东,占股46.8%。他有足够的权利来制定他想要的信任漏斗——如果保证战略意志100%地传达到基层,唯有砍掉多余层级,强调执行,减少信息耗损——对于不可测的现实,“人”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变量。

这样的管理风格?#26377;?#33267;今,一是因为相信黄峥都没?#20889;?#36807;,二是基于常识的逻辑,黄峥的战?#36828;?#26497;其平白易懂好执?#23567;?/span>

但这在强调使命、强调开放、强调归属感的互联网行业里也是罕见的。你很难想象一个创始人,毕业就在以开放文化著称的Google耳濡目染,会带来相对紧张的公司氛围。

事实上,拼多多有着很明确的公司文化——诚信,本分,说到做到,?#23186;?#26524;说话。非常简单明了——他眼里商业和公司的运行基础。

提得最多的“本分”是一个容易被误解的词,不是朴实善良,谨慎守己。本分不过是最大的实用主义——各司其职。与其说是基因论,不如说是一种对人的要求:你是什么人,在什?#27425;?#32622;上,就该做什么样的事——对人和公司都是如此。员工的眼里应该只有目标,也应考虑此时拼多多最应该做什?#30784;?#32780;人的欲望和情绪?#36861;备?#26434;,可以用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来解决—— 这也是对人性需求理解的常识。并且,就业双边市场,留下来的都是接受的人,也是最适合的人。

黄峥曾说,CEO首先要?#19994;?#19968;条雪程很长的坡道,然后在雪球从雪道上滚下来时,看雪道上有没?#20889;?#30340;障碍物,如果有就把它挪开。雪球滚起来的时候,尽?#21487;?#22320;干预雪球本身。

拼多多管理上的极端,是黄峥性格?#36864;?#32771;方式的集中体现——他希望整个公司?#36864;?#30340;基本价值观保持高度统一,他想好目标,其他人实现目标;他不碰执行,给与充分空间;形成一家速度、执行力和效率为上的公司。这种管理方式坚决、高效,但对他人和自己而言,难说留有余地。

?#24405;?#22369;式公司 拼多多式经济体

公司价值观可以说是创始人价值观的一部分。马云的武侠风、马化腾的柔和开放、李彦宏的技术优先、刘强东的接地气,都是例子。一些是无心表露,一些是有意为之。无论如何,选择价值观考验了一个企业家的取舍,即什么是“同?#31508;?#20040;是“异?#34180;?/p>

感染力不是他的特长,用价值观去感染别人也不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的作风。因此黄峥定下的价值观都非常简单朴实,并且没有形成具有群体特征的文化。与强价值观相比,没有?#28304;?#20043;分。

他说,看到什么取决于怎么?#27425;?#39064;。黄峥是一个对自我与外部边界?#29616;?#38750;常清晰的人。这样的人会对“同”和“异?#22791;?#22806;敏感,会形成强烈的认同?#22270;?#20915;的放弃,会迸发激烈的竞争欲和强烈的无视。

黄峥曾多次在采访中拒绝“第二个阿里”的类比,但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对?#24405;?#22369;国父李光耀的敬仰和学习,他更是请到了前?#24405;?#22369;部长杨荣文作为董事会成员。李光耀作为著名实用主义政治家,在小国寡民、落后地缘环境中实现了国民富裕。理解黄峥极?#28909;?#21516;的?#24405;?#22369;模式,也就理解了其带领拼多多的基底。

李光耀“柔和独裁主义”统治下的?#24405;?#22369;,是一个在经济和政治上都特殊的国家——既不东方、也不西方——一个人口不足200万、资源匮乏,连淡水都是引自邻居的岛国,也没有共同的语言文化?#22270;?#20540;观,却能因地制?#35828;?#22312;国?#39318;时尽?#36152;易和工业上破局经济发展,建立开放又专制的政权——美国畅销书作家?#26032;?#26031;?弗里德曼认为?#24405;?#22369;是一个激进的自由市场和保?#39277;?#23478;的复杂而精细的混合。

拼多多管理与?#24405;?#22369;政治有一定共性。政治上,李光耀政府的主要特点是“威权社会?#20445;?#26082;强势人物领导强势政府的政?#25991;?#24335;。?#24405;?#22369;并不是一个专制政府——威权下的人民行动党是一个“精英政?#22330;保?#20063;是一个向全社?#23781;?#25918;的政?#22330;P录?#22369;也不是一党专政,同时议政的还有反对?#22330;?/p>

这种独特的民主制度,被学术界成为“柔?#36828;?#35009;主义?#34180;?#32780;国家只需要保障普通人过好每天的生活,即“保?#39277;?#23478;?#34180;E当?#23572;经济学?#34987;?#24471;者阿马蒂亚·森(Amartya Kumar Sen) 1988年在其著作《以自由看待发展?#20998;?#23558;这一现象总结为 “李光耀命题?#20445;?#21363;自由和权利反而会阻碍经济增长?#22836;?#23637;——?#24405;?#22369;公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,工会特权以及工人工资的上涨被限制,?#21592;?#35777;资本回报率;没有新闻自由。

但在李光耀时代的2012年,美国著名调查机构盖洛普公司在调查全球148个国家后发现,?#24405;?#22369;人的正面情绪最低。后李光耀时代,新的时代背景下,?#24405;?#22369;的发展呼唤更为柔性和温和的领导人出现,同时国会最大反对?#22330;?#24037;人党的崛起势头已不容忽视。这或是李光耀实用主义治国,不近人情的弊端,也能从中看到黄峥目前管理的影子和问题。

经济上,鉴于薄弱的国内技术?#31570;?#19994;基础,?#24405;?#22369;开放市场、招商引资。李光耀说,“我们没有原料可资剥削,只有劳力。”外资基本上?#27605;?#20102;?#24405;?#22369;一半的经济产出。同时,经济发展局通过中新苏州工业园、等合作项目,在国外借地赚钱。?#24405;?#22369;创造了一个模式——在本国存放的资产只占它很小的一部分,大部分资产分布在中国、美国。?#24405;悠录?#26159;一个小国,但它又是一个融合于其他所?#20889;?#22269;里的存在。这显然对黄峥构成了极大的启发,也是拼多多的市场切入点。

带入美国腾飞的语?#24120;?#25340;多多式经济体可能更好理解——比?#24405;?#22369;建国更加原始和蛮荒。美国工业化五大要素:铁路、石油、钢铁、金融和汽车,对应到?#23616;?#26159;运力、燃力、材料、资本和动力,再对应到互联网世界,就是场景(人和网络世界的连接,比产品更底层)、流量、信息、数据和云计算。任何一个元素与现实空间的异构重组,都会有巨大的商业机会,都能带领工业化进程螺旋上升。

而在拼多多成立时,破?#20540;?#22312;流量的异构上——在微信上和其他可以接触的渠道上挖流量,以最高效的模式重组流量,并带入新的电商场景——所谓社交购物、游戏化购物都只是高效的实现方式,踩到了一个洼地。像所有划时代的商业大亨一样,资本主义式的扩张方式是残酷甚至野蛮的,这也是拼多多诞生至今,因诱导分享屡次被微信封?#20445;?#34987;外界?#23460;?#30340;主要原因。

2018年拼多多买家平均订单量26.56笔,意味着大量流量和数据沉淀在拼多多内部还未有效利用。黄峥在2019年年会上说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拼多多就像是美国——遍地石油和黄金,但要先考虑,如何借用本国的技术和资本优势,先用好别国的资源——学完?#24405;?#22369;,拼多多或许还会学美国。

?#24405;?#22369;经济上的成功已经在一定程度?#29616;?#26126;了“李光耀命题?#34180;?#36825;同样是一场极端实用主义者的胜利。李光耀表示,太在意民众支?#33268;?#30340;领导,是软弱无能的领导——对“同”的认可,对“异”的无视。

但话说回来,黄峥相信,人的思维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出身,年?#36164;笔?#30340;教育以及当前自身的利益角色。即使?#24405;?#22369;模式是权威模式,也需要辩证思考,必然没有全然照搬。黄峥的公众号里曾预告?#40644;?#26410;完成的文章?#25353;覹e deliver result 到 In love we trust  -- 关于事实与结果  -- 关于爱与信任。”这或许是学习?#24405;?#22369;模式后,拼多多迭代的答案。

可知与不可知

世界观是一个人如何衡量自己与世界、时间和空间的关系。如果一个人相信当下不可知,但未来可知,就很容?#36164;?#31361;如其来的挫败现实,与美好未来之间的落差影响,甚至动作变形、无所适从。

而黄峥相?#30784;?#29289;理世界里,两个粒子以上的体系不能精确求解,即三体问题。黄峥受到量子力学的影响,相信世界人生整体是不可知的,至少是不可精确度量的,是测不准的,是不确定的。事情是不完美、不完备的。

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变化本身,以及变化中不变的常识。虽然整体不可知,但可?#28304;?#24403;下的局部,去看整体。所谓的平常心,即坦然?#28304;?#21464;化,?#28304;?#19981;可知的未来,就不会被人性的某些部分,如嫉?#23454;?#24773;绪?#35789;傘!?#26222;通人性中最令人遗憾的一种人性就是嫉妒,因为嫉妒的人不会从自己拥有的东西中寻找快乐,而会从其他人拥有的东西中找寻痛苦。”黄峥写道。同时,人性中的贪婪、自?#38477;?#29305;点,也能更好地在一个长时间语境下去?#29616;?/span>

在他看来,拼多多的价值远大于人工智能公司——一万个人工智能公司,都不如让人们买到质量好的?#31181;健?#36825;或许是所谓的“胸无大志?#34180;?/span>

这是令我启发巨大的价值观。我曾试图用“信其有不信则无”来面对现实和未来,寻求平静,但现在发现“相信变化、相信不确定性?#22791;?#38656;要勇气和定力。

事实上,量子力学所说的微观世界不确定性、不可测,是用来描述宏观世界的物理量在微观世界中不存在确定值。宏观世界里能确定的只是常识——有着?#20174;?#29616;象基本规律的力量,以及活着本身——观察、?#24403;?#21464;化,本就是生命力的象征。活着不仅是人、还是公司、社会。

黄峥的终极追求必然不是商业本身。多数商人会认可“商业是最大的慈善?#20445;?#32780;黄峥身为商人,却在时刻对这个身份思辨。黄峥曾在上市后写信给董事会说,企业是个有机体,不是企家的装?#31069;?#20182;自己也不是钢铁侠。这或许意味着企业不能武装自己,穷尽真理才能。

他并不?#35805;?#33258;己定位为一个商人。商人的本分就是为股东赚取利润,他会对其负责。公司的本分是创造社会价值,他会对社会责任负责。

但商业是一场没有太多趣味的游戏——市场竞争过于残酷、甚至恶劣,需处理复杂的公司外交和员工感受——对于一个追求内心平静和外部实用效率的人,这或许都是杂音。

因此也不难理解,他认为自己不应该拥有那么多财富,而想把钱捐给艺术行业——他认为商人不应该成为社会的主流,不相信商人能改变世界,但是媒体可以,艺术可以——这些充满丰沛情感的事业。

他写过,“激发情感不是理性该干的事,尽管理性的一部分作用就是?#39029;?#21487;以阻止会危害福祉的情感的方法?#34180;?#21516;时,“理性是不希望减少任何炙热的情感的。有理性的人在干到了全部或部分的这些情感是,会为自己能感受到它们而高兴,并不会加以节制?#34180;?/span>

也不难理解为什么黄峥希望未来能转?#32479;?#20026;真正意义上的科研人员。在读书期间,他曾在顶级期刊上联合发表了多篇关于Data Mining的论文——显然,科学也是另一种极致的艺术。科学家的共性是,?#25484;?#19968;生都在思考,求真,这是一种偏执,也是一种极致。

在互联网世界中,我们见过了杀伐果决与左右逢源并存的管理者,也见过慷慨激昂、吃苦耐劳的梦想家,但不是所有企业家的形象都需要丰满和充满魅力,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——企业家借用自己的势能,如何认识和改变这个时代,如何给众人启发,才是这个创业时代的Legacy。

《小猎犬号》是记者房宫一柳的专栏。小猎犬号,是1831年底起达尔文五年环游考察之旅所乘的英国皇家军舰,也是进化论《物种起源》起点。这个专?#31119;?#24076;望同样以观察和分析的视角,探讨?#25191;?#21830;业社会中,人、产品和社会的变化,洞察商业社会的进化和人的内心——一个科技商业时代的新物种起源。

(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“经理人分享?#20445;?#19968;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?#25163;?#35782;服务的分享平台。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,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?#24378;狻#?/p>

作者:房宫一柳
来源: 晚点LatePost